生命不息挖坑不止

怂比社恐不会嗦话总之感谢每一个红心蓝手评论关注(五体投地式)
jojoDJCJGJ不拆,茸中心杂食

【狛日(神)】Do You Like Boats?

当初希望篇时xjb写的现在翻出来一看都是些什么鬼,放弃思考

排雷:神座创一人论。私设异色瞳创依然有一定程度的情感淡漠后遗症,两人全程严重ooc


“你喜欢船吗?”

轮船以一种极不规律的节奏在大海中摇晃着前行。

一下,又一下。

自从开始了海上漂浮的旅程后,远离地面所造成的虚浮感可能是让部分人产生不适的原因之一,但在有超高校级的保健委员的情况下克服这点并不是什么难事。

日向创当然不在晕船的行列之内,如今的他的这句身体素质远远超乎与常人,不要说是海上了,也许就算是在失重的太空中,那种程度的不适感甚至不能让他的眉头皱一下。

同伴们的嬉闹声从甲板上传来,听着好像是在争论午餐是吃露天烧烤还是室内火锅,这让日向创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

然后他感受到了有人正在朝着他的方向走开,他几乎下意识地就捕捉到了那脚步声的来源并明白了它的主人是谁,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就像是一种本能一样。他自己不能控制这一点。在没有感情的时候这只会让他觉得无聊,而对于如今的日向来说,他却觉得有些没来由的挫败。

“日向君……莫非很喜欢坐船?”

他听到狛枝用一如既往的声调说道,日向用了零点一秒的时间在脑海里一一列出了狛枝此时来找他搭话的几种可能性,然后花费了半秒的时间才把它们忘干净。

“我只是觉得,虽然海上风景很好,但看了这么多天也差不多快腻了。”日向耸了耸肩。

“也是呢,对于从一无是处的预备学科变成了拥有全部才能的日向君来说,这种无聊的事一定很快就厌倦了吧?”狛枝的说话的方式一如既往的令人火大,但对于现在的日向来说,他很难真正和狛枝生气。

“是是,过去是个一无是处的预备学科真的很抱歉啊。”他没好气地说道,转过头继续望着远方一望无际的海平线。

“……果然你很喜欢坐船吧。”他听到狛枝又重复了一遍,“日向君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或许吧。”他不确定地道。

日向恍惚间回忆起了这段似曾相识的对话源于哪里,来到贾巴沃克岛之前他曾经和狛枝有过一次短暂的对话,他不是很乐意刻意去回想身为神座时的回忆,这很容易让他再次被那种虚无感所吞没。

这并不是说他会再次迷失,他已经找到了未来的方向,回想起了他站在这里的理由,所以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但这也不能改变如今的他有时候仍然会感到无聊,只不过过去那冷酷的话语现在从他嘴里说出来更像只是在单纯的抱怨。

也许他无聊的时候只是应该单纯的停止发呆然后给自己找点事干,比如帮花村准备午饭材料什么的……

他发现自己沉浸于思绪中似乎冷落了狛枝一会儿,而后者此时又开始了日常的自暴自弃模式,他嘴角抽了抽,忍不住叹了口气:“好了好了,狛枝,我在听。”

“该说不亏是神座出流吗,想必一心二用这种才能也是有的吧。”

就连现在的日向偶尔也无法搞懂狛枝具体的脑回路,不过他这种时候只要苦笑就好。

似乎是看到了他脸上的无奈,狛枝的话锋突然又一转。

“我之前就一直在想了,日向君——啊,还是说这里叫神座出流比较好?一直努力在大家的面前表现出自然的样子也很辛苦吧。”

……果然来找他搭话是这个原因,

日向再次把脑海里迅速出现的几个最直戳了当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例如把狛枝暴揍丢海里堵住嘴关小黑屋等)的选项一一删除,然后思索了一下。

“所以你想说什么?”

“就算是无能到如预备学科的日向君也该明白的吧。”狛枝一副自说自话的样子,“更何况如果是神座出流应该不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

就算是他也无法理解狛枝的话其中的逻辑到底是什么。日向想了想,觉得不管从哪种角度想直接解释清楚是最一劳永逸的办法,况且他也并没有必须瞒着这家伙的理由。

“你应该知道,使我获得才能所进行的手术在我身上进行了大量的实验。”他直截了当地道,“最关键的就是通过直接干涉大脑的方式进行的各类改造手术吧,这些手术除了使我获得才能外还会去除我不必要的感情。但在手术成功后我的精神状态依然无法消化这些爆炸的信息,因此校方决定抹去我的人格记忆——鉴于一张白纸显然更容易操纵,就算不是这种原因他们大概也会这么做的。”

“显而易见……”狛枝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盯着他,“所以如今的日向君才看起来这么不自然呢,啊,就算是预备学科被我这种垃圾贬低也是会发火的吧……但如果是现在的你的话只有这样无趣的反应了,真是遗憾。”

冒着被打一顿的危险也想看我发火的你好像比我还要无聊。日向忍不住想,同时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他有些意外地道:“所以这就是你生气的原因?”

狛枝的表情仿佛突然被樱饼噎到了嗓子。

日向眨了眨眼,马上就意识到这种毫无必要的把结果脱口而出的习惯真的应该快点改掉了。

但看着狛枝此时那种一时语塞的样子,日向突然很好奇接下来的发展,毕竟能让狛枝难堪的机会很少,绝大部分时间他都能用自己的神逻辑自圆其说,但这次就不太一样了……

“你认为我只是在模仿过去的我吗?”他注视着眼前的那人,“那么告诉我吧,我也很想知道,你在意的是你记忆中的那个日向创,还是身为才能集合体的神座出流?”

他这次没有刻意忽视自己的分析,狛枝此时的想法被他瞬间捕捉到了,但头一次他发现看穿一个人并没有让他觉得无聊,相反,这可能是他最近发现的最有意思的一件事了。

“……”

“我有感情与否,有才能与否,对你来说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吗?”日向看起来在一板一眼的分析,但狛枝的表情却突然恢复了冷静。

“毕竟无论是哪个你看起来都很在意的样子,但你却依然对我试图表现出更像是日向创的行动模式表示愤怒,这难道是说明你更在意的其实是神座出流?在得到更多的情报前我无法下结论,如果你能继续说下去就更好了。”他一种毫无波澜的语气结束了这段话,然后定了定神。

我到底在干什么……把分析能力用在这种诡异的地方还不如继续观察海面上波浪的规律呢。

不对,他还是应该去干点比看狛枝和看海更有意义的事——虽然日向怀疑他们磨蹭了这么久其他人是不是已经把午饭问题解决了。

“那么,你承认你只是试图模仿那个预备学科的神座出流了?”

日向愣了一下,发现自己终于摸清了对方的脑回路。

“我不否认我由于客观原因如今依然存在着一些情感障碍,但我只是有时候需要想想正常情况下的我平时是怎么做的,用这种理由来否定我的存在根本不合理。”日向又叹了口气,“而且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不管哪一个都是我,狛枝,我以前一直不知道你居然会在意这种事。”

“那么,就算我不说出口如今的日向君也应该明白我的想法了?”狛枝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像个告白都只敢发短信的中学生,“但现在的日向君肯定不会抱有和我这个渣滓相同的心情了吧,啊啊,这种看不到希望的境遇还真是令人不快……”

原来他是觉得在如今的我这里已经不会得到答案了?日向突然有点尴尬,如果是神座出流的话会狛枝的想法就是个有着无聊才能的家伙而已,而如果是在程序中认识狛枝的日向创的话他对狛枝的想法要复杂的多……但如今的他,在以神座的角度看清狛枝的本质和以日向的角度与狛枝接触后,日向创不得不承认他对狛枝的在意程度已经偏离的正常范围……

而且日向悲哀的发现如今的自己居然如此轻易的就接受了这件事。

“看来我和日向君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狛枝用一种夸张的方式说着,转身就要离开甲板,但就在这时日向却又开口了。

“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得出那个结论的,但我想说的是,虽然我的感情虽然曾经被人为的消除过,但从目前来看还不算造成了永久性的后果。总有一天有希望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吧。”日向创补充了一句。

“而且就在刚刚,我发现现在的我确实很喜欢船,虽然找不到什么具体的理由,但我认为现在就可以回答你——”

那双闪烁着的异色瞳对上了他充满了惊讶的眼睛。

“我也很喜欢你。”


没了。

当时是觉得希望篇的异色创声线在日向和神座之间语速有点慢吞吞的而且还保留无聊这个口癖很有趣结果被我一通xjb写()

评论(1)

热度(55)